他们为什么注定走不进海南的新时代?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他们为什么注定走不进海南的新时代?

  来源:北京青年报


  7月13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又一次“深夜打虎”。落马的两名副部级官员其中之一,是海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勇。

  王勇一向以“能吏”的姿态行走在海南官场,先后处理过海南出租车罢工、三亚旅游乱象等敏感问题。谈起王勇落马原因,人们会想起海南岛上另一个人,原海口市委书记张琦。2014年10月31日,张琦从儋州市委书记转任三亚市委书记,在同一天的三亚市干部会议上,时任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王勇去职,转任省委统战部长。

  有人说当时王勇因为没能竞争过张琦,才与市委书记一职失之交臂。无论如何,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确有些“和云伴月不分明”。张琦落马后人们知道,他的一些重要腐败行为,发生于他在三亚大搞城市建设期间。此前三亚分管城建、园林的原副市长王铁明,蓝文全等都已落马。但这些人同时也是王勇任市长期间提拔起来的。本月9日,落马近一年的张琦受审。仅仅几天之后,王勇也落马了。他们之间究竟是谁咬出了谁,这笔烂账只有他们自己才捋得清吧。

  他们两个之间的“孽缘”还不仅于此。据公开资料,1991年两个人都是以正处级干部身份南下海南、开启人生转折的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那是一个改革方兴未艾的大时代。和张琦、王勇一起加入“十万人才下海南”大军的,还有来自四川某法院的张家慧夫妇。1992年,他们夫妇被海南中院作为高学历人才引进到海口。在那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,在那样一片激情涌动的热土上,他们大概都会觉得自己拥有美好的明天吧。

  他们有个共同之处,就是改变自身处境的愿望非常强烈。和王勇的“能吏”形象一样,张琦36岁就成了海南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。据起诉书,他是从2005年才开始利用权力寻租的,但这并不代表此前他就是个清澈见底的人。90年代时,张琦就特别擅长跑官。他的亲戚回忆,早年的张琦为了升官,“别的一切都可以不要”。为了避嫌,亲戚在三亚的生意,都被他给拿掉了。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公而忘私的人,多年以后却被中纪委点名批评其大搞家族腐败。

  那边厢,刚到海南的张家慧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囊中羞涩,甚至要靠同事捐款才解决了住房问题。和张琦的“放长线”不同,张家慧夫妻一到海南就迫切希望致富。其丈夫刘远生利用张家慧的法院关系,很快就成为炙手可热的胜诉律师,几年后两人就搬进了别墅。

  从张琦和张家慧身上,能看到很多相似之处。两人都搞家族腐败的“夫妻店”,张琦的妻子人称钱姐,到处插手三亚等地的城建绿化工程。刘远生则利用张家慧海南高院副院长的身份,行走于法律界和商界,巧取豪夺,甚至在被人铁证如山地举报时,仍然敢动用司法力量打击报复。更有趣的是,这两对夫妇都试图以“离婚”的方式,互相撇清。据说张家慧与海南另两位有权势的女性结成了三姐妹,不知道假离婚这套是不是她们“大姐圈”里盛行的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们的案件涉案金额都很大。检方指控,张琦单独或通过其近亲属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,共计1.07亿。虽然落马的贪官很多,但是涉案金额上亿的,仍然是少数。张家慧本人非法收受财物4375万元,不过刘远生名下资产达到18亿之多。曾当过交通厅长、三亚市长的王勇,涉案资产如何,我们只好拭目以待。

  一样巧妙的套路,一样巨大的胃口,与其说这是巧合,不如说是某种官场风气的表象。我们难以想象,张琦等人当初来到海南的初心是什么,或者他们自己都已经忘记了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中央曾经对海南的发展寄予厚望,但是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海南一度成了房地产炒作的乐园。改革创新的期望,让一些人玩成了“西部淘金”般的冒险。无论是体制创新还是经济活力上,海南多年来都与深圳有着一定的差距。我们很难说究竟是海南的大环境让曾经的人才迷失了,还是少部分腐败分子令海南的发展走了弯路,或者说,两者互为因果。

  当年下海南的十万人才中,又有多少散落在天涯?

  如果说“大时代”到来之初,难免总会有些人靠各种手段淘到金,那么所有美好时代想要有序持久地延续下去,都要走法治开放之路。由于孤悬海外的地理区位,我们往往很久都看不到海南岛上发生了些什么。这种利于躲避众人目光的天然“优势”下,难免有一些人习惯了任性。发生法庭上驱赶律师,法庭外腐败分子家属敢于殴打记者的事情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建设自由贸易港,这无疑是海南迎来的新的大时代。那些利用中央政策、炒作捞金的投机行为,那些目无法纪、大搞权钱交易的行为,那些对中央重大部署敷衍抵制、另搞一套的行为,在新的时代都会受到五指山般的重压。因为对于海南而言,它承载的不仅是自身的发展,更有改革先行先试的重任,这个时代不容再次错过。

责任编辑:张建利

来源:新浪网